我选择了Manjaro | Blurred code

我选择了Manjaro

2019/09/14

Updated:2019/09/14

Categories: linux

我在过去的四年内一直使用Debian,大约从Debian7的末期开始使用,到第八个stable版本jessie,到第九个stable版本strech,以及第10个版本,我记不大清第十个版本的名字了,因为我只是从strech跨大版本升级上来玩弄了一会,便一鼓作气的升级到了testing,并一直保持着滚动更新。

Debian是一个很好的发行版,鉴于它是最大的上游之一,无数的面向Linux的开源软件,往往都会提供一个deb包,即使是商业软件,在提供个tar.gz之余,往往可以翻到deb。这无疑是对Debian作为最古老的发行版之一的尊重。Debian也确实值得尊重,Free的理念根值在方方面面中。Debian作为上游,支持绝大多数架构,以至于在某段时间内,我能接触到的所有属于我的电子设备,都安装上了Debian(包括一台实际上基于Gentoo的chromebook)。

为什么选用Manjaro呢?诱因是我在我的win10上安装了msys2,msys2上有一个port的pacman可以用,引起了我的好奇。导火索是Debian的一次滚动更新把内核滚动到了kernal 5.2,导致可怜的Bumblebee又找不到显卡了,虽然我并不常用显卡,而通常只是调用Bumblebee提供的bbswitch来控制显卡开关,但是这种系统慢慢开始不正常的感觉总是如鲠在喉。

Manjaro在我使用Linux的第四年还是第五年,提供给了一丝难得的新鲜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