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v6的用户态线程(协程) | Blurred code

xv6的用户态线程(协程)

2021/02/23

Updated:2021/02/23

Categories: xv6

来自MIT6S081的多线程lab, 需要在用户态实现一个“多线程”,实际上是一个简单的协程的实现。其实这个lab挺容易的,因为只需要弄懂保存上下文就可以很容易的解决整个问题。

在协程切换之间,我们需要保存不同协程的运行上下文,其中需要保存的包括

结构体

由此我们可以写出协程的定义

struct context {
uint64 ra;
uint64 sp;

// callee-saved
uint64 s0;
uint64 s1;
uint64 s2;
uint64 s3;
uint64 s4;
uint64 s5;
uint64 s6;
uint64 s7;
uint64 s8;
uint64 s9;
uint64 s10;
uint64 s11;
};

struct uthread {
  char       stack[STACK_SIZE]; /* the uthread's stack */
  int        state;             /* FREE, RUNNING, RUNNABLE */
  struct context context;
};

初始化

当我们初始化一个协程的时候,简化后的代码应该类似如下

void uthread_create( void(*func) ())
{
 //find some slot in uthread[SIZE]
 
 t->state = RUNNABEL;
 t->context.sp = (uint64)t->stack + STACK_SIZE;
 t->context.ra = (uint64)func;
 //为什么设置ra在这里,因为当协程第一次被调度的时候,ret指令会返回到ra所指的地址,也就是传入的函数指针开始的地方。

}

协程调度

协程调度和进程调度的一大区别就是,协程的调度是靠主动出让cpu,而进程的调度是由时间中断控制。由此协程必须在控制流中手动让出cpu,以使得其他协程运行。

void uthread_yield()
{
    current_thread->state = RUNNABLE; //stop current uthread
    shed(); // tell scheduler to find next one
}

另外一个比较特殊的一点是,在xv6的进程调度中,有一个特殊的进程被绑定在cpu的核上,这个进程就是scheduler。这个进程的作用主要是在进程的结构体内保存进程调度的状态。进程A到进程B的切换需要经过A -> scheduler -> B的过程,这个过程中scheduler需要记录当前的进程变成了B。 在这个协程的实现中没整这么复杂的东西,用了一个全局变量的指针uthread*来记录当前在运行的协程。

保存和切换上下文

最后到了保存和切换上下文。听说setjmplongjmp能够实现协程的切换,不过我自己没实现过,这里采用的是手动编写汇编来切换,和内核里的进程切换差不太多,复制过来就行。

	.text

	/*
         * save the old thread's registers,
         * restore the new thread's registers.
         */

	.globl thread_switch
thread_switch:
	/* YOUR CODE HERE */
        sd ra, 0(a0)
        sd sp, 8(a0)
        sd s0, 16(a0)
        sd s1, 24(a0)
        sd s2, 32(a0)
        sd s3, 40(a0)
        sd s4, 48(a0)
        sd s5, 56(a0)
        sd s6, 64(a0)
        sd s7, 72(a0)
        sd s8, 80(a0)
        sd s9, 88(a0)
        sd s10, 96(a0)
        sd s11, 104(a0)

        ld ra, 0(a1)
        ld sp, 8(a1)
        ld s0, 16(a1)
        ld s1, 24(a1)
        ld s2, 32(a1)
        ld s3, 40(a1)
        ld s4, 48(a1)
        ld s5, 56(a1)
        ld s6, 64(a1)
        ld s7, 72(a1)
        ld s8, 80(a1)
        ld s9, 88(a1)
        ld s10, 96(a1)
        ld s11, 104(a1)
	ret    /* return to ra */

思考题

这个lab还留了两个思考题。

//1. do some work
yield();
//2. do some work again

在1和2两步的之间穿插有函数调用,被调用的函数有义务保存callee-saved寄存器,用以确保在1和2两步的时候,所有callee-saved寄存器都是一样的。caller-saved的寄存器不关被调函数的事情。

因为gdb的实现依赖于监视pc寄存器,我们在b some_func的时候实际上是记录的某个地址。如果uthread内的指令地址与内核的指令地址有重复,那么当内核运行到这个地址的时候就会触发本应该在uthread内的断点。此外,很容易验证不同的用户态程序也会干扰。比如在uthread内部的0x3b之类的地址打下个断点,再运行ls或者其他用户态程序,如果在0x3b地址的指令是合法的,那么也会触发本应该在uthread程序内部的断点。